首页

点击返回首页

发表:2020年07月02日 21:12

中国真正开始用心学习计划经济是在什么时候?

你一定想不到,是八十年代。

科学严谨的计划经济,首先需要准确的计量统计,这个问题到八十年代都没解决。

1985年,上海市投入产出表的设计和编制获上海市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。

这个研究的参与者孙恒志老先生,理工科出身,笃信科学计划经济,又被赋予重任,理所当然是铁杆计划经济派。

他后来突然发现自己的研究,在方向上整个儿就不对。他在大象公会《真正的计划经济是什么样的》一文后,留言讲了这种转变的原因:

80年代初,我就是个计划经济派。

1979年我刚到上海社科院,所长派我参加中国社科院经济所主办的计量经济学习班。

办班地点在颐和园龙王庙,为期两个月,主讲人是大名鼎鼎的劳伦斯克莱因(学习班结束不久他就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),其他还有邹至庄、刘遵义、粟庆雄等人。国内一些名教授如胡代光、厉以宁也来讲过课。

我在学习班承担了一项任务,就是整理克莱因的讲稿,为此花了不少功夫,促使我对计量经济学加深了了解。

当时我的想法是,中国号称社会主义,但在毛长期折磨下,从来没认真搞过计划经济,现在有了计量经济方法加上计算机技术,应当可以通过加强、完善计划的科学性,来促进经济发展。

回上海后我搞了两个课题,一是为高桥化工厂建立企业生产模型;二是参预市统计局编制投入产出表的工作。

这两个项目都很成功,还得了奖。但意外的是,我却因此转变了思想,走向体制改革派。

根据高桥化工厂模型计算,如果改变一下生产调度,企业就可以净增300多万元收入,这在当时也算得上是个惊人数字了。

但厂长问我,要是企业当年把生产潜力统统发挥掉,明年上级再压增产指标怎么办?

编制上海市投入产出表时,我非常积极,还写论文就表式设计原理提供建议。

花了近两年时间,总算把全国第一张地区投入产出表编制成功,之后却被束之高阁,原因是同现行计划指标不衔接。

这两件事彻底动摇了我对计划经济的信念,原来,中国经济根本弊病,不在计划不完善,而在体制不合理。不改革现行经济体制,就谈不上现代化建设。

……

前浪如是说。




最新转载